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第十届欧洲议会选举投票当地时间9日晚落下帷幕。尽管初步统计显示,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仍将保持第一大党团的地位,但在报道此次选举时,多家媒体提到“极右翼在欧洲寻求更大影响力”“欧洲在向右转”。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极右翼的多数得票集中在拥有大量欧洲议员席位的国家:法国、意大利和德国。鉴于自己所在政党在选举中惨败,法国总统马克龙已宣布解散国民议会,提前举行选举。在德新社看来,德国总理朔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面对的也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成绩”。路透社称,欧洲议会内部的右倾化可能会使通过应对安全挑战、气候变化影响或来自中美产业竞争所需的新立法变得更加困难。但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民族主义政党究竟能发挥多大的影响力,还要看它们克服分歧的能力。作为绿党主要候选人之一的荷兰欧洲议会议员埃克豪特在总结本党团选举失利的原因时表示:“很多人觉得欧洲不是在和人民一起做事,而是在凌驾于人民之上做事。在这里,我们需要拿出一个可信的答案,否则,我们只会进一步向极右靠拢。”

极端右翼势力席位增加!议会选举将令欧洲向右转?  第1张

  当地时间2024年6月9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人民党党团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胜,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与媒体见面。(视觉中国)

  在法意奥得票率第一

  本届欧洲议会选举于6日至9日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举行。德新社报道称,欧洲议会每五年选举一次,今年可能有多达3.6亿人参与投票。根据初步统计,本次选举投票率为51%,略高于2019年的50.66%。“这对欧洲民主来说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欧洲议会发言人说道。

  截至布鲁塞尔时间10日16时14分,欧洲议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186席,比上届议会增加10席;中间偏左的社民党党团获135席,减少4席;持中间立场的复兴欧洲党团获79席,减少23席;右翼的欧洲保守与改革党团获73席,增加4席;极右翼的“身份与民主”党团获58席,增加9席;绿党和欧洲自由联盟组成的党团获53席,减少18席;左翼联盟党团获36席,减少1席。

  “尽管中间派主流政党在欧洲议会中保持总体多数,但整个欧盟的极右翼政党取得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胜利。”法新社10日报道称,初步统计数据显示,极右翼政党在法国、意大利和奥地利获得的票数位列第一,在德国和荷兰位列第二。在法国,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大获全胜,对总统马克龙造成了“沉重打击”。根据初步统计结果,国民联盟赢得的选票超过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复兴党的两倍。在欧盟最大的经济体德国,“丑闻缠身”、强烈反对移民的德国选择党以15.9%对13.9%的支持率击败了总理朔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意大利总理梅洛尼领导的意大利兄弟党表现好于预期,获得28.8%的选票。据路透社报道,政治观察人士将这种右倾化归因于欧洲生活成本上升、对移民和绿色转型成本的担忧以及俄乌冲突,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党抓住了这些担忧。

  不过,欧洲人民党党团仍然将成为新一届欧洲议会中的最大政治团体。“没有欧洲人民党就不可能组成议会多数……我们将共同建立一个堡垒来对抗极端左翼和极端右翼势力。”谋求连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该党成员冯德莱恩在选举活动上对支持者说。

  马克龙宣布解散国民议会

  由于法国执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支持率远低于极右翼政党,当地时间9日晚,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解散国民议会。“对于捍卫欧洲的政党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结果……所以我不能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马克龙表示,他希望法国民众通过投票决定国家的未来。新一届议会选举预计将在6月30日和7月7日举行两轮投票。

  根据法国内政部最新公布的结果,极右翼国民联盟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31.4%的法国选票,马克龙领导的执政党联盟的得票率为14.6%,左翼社会党得票占比约13.8%。这意味着国民联盟将在欧洲议会获得的席位数超过另两个政党的总和。

  法国执政党复兴党成员对马克龙的决定感到“震惊”。一名复兴党成员在接受法媒采访时表示:“国民联盟要求解散议会,他竟然同意了。这是一次巨大的赌博。”另一边,极右翼和右翼对马克龙的决定表示欢迎。“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国民联盟领导人勒庞表示。法国共和党领袖认为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分析称,如果按照本次国民联盟在欧洲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该政党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获胜的几率不小。万一获胜,现任国民联盟主席、由勒庞一手扶植的巴尔代拉将可能出任总理,而勒庞将专心谋求2027年的总统大位。美国“政治新闻网”10日警告称,勒庞的胜利可能会使整个欧盟陷入动荡。

  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迄今“最差”结果的德国社民党和总理朔尔茨也面临压力。德国《明镜》周刊10日称,德国基民盟主席默茨表示,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是对红绿灯政府的“最后警告”。他呼吁联邦政府在未来几天内纠正其方针。基社盟主席索德尔则表示,“红绿灯事实上已被公民投票否决”,他要求重新举行选举。

  不过,德国联邦政府拒绝了提前大选的呼吁。德国时代在线网站10日报道称,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黑贝施特赖特当天表示:“选举日期定于明年秋季,我们计划按此实施。在任何时候,一秒钟都没有出现过德国现在可以开始新选举的想法。”

  对待俄乌或不会改变

  据路透社报道,欧洲新议会的第一次考验最早可能在7月到来:确定下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鉴于冯德莱恩所在的欧洲人民党党团将成为最大政党,她将在寻求连任的过程中处于领先。然而,她可能需要一些右翼民族主义者的支持,例如意大利总理梅洛尼的政党。

  “欧洲议会选举的初步结果表明议会格局正在重新规划,民粹主义、极右翼政党可能在未来5年的欧洲政策制定中拥有更大的影响力。”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称,欧洲人民党领导的中间派联盟现在可能需要依赖右翼的欧洲保守与改革党团的支持来通过某些立法。与此同时,极右翼的“身份与民主”党团可以向议会施加压力,要求其改变在其他有争议问题上的立场。比如,预计右翼政党将主张加强边境安全并对来自欧盟以外的移民采取更强硬的立场。气候政策已经面临压力,可能会面临更多的阻力。

  在应对俄乌冲突方面,欧洲保守与改革党团一名成员告诉CNBC,她预计新一届欧洲议会不会改变立场。俄罗斯《消息报》10日援引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专家奇哈切夫的话称,无论如何,欧盟对俄乌冲突的政策不会由欧洲议会决定,而是由法国、德国、波兰,当然还有美国等国的立场决定。

  北京外国语大学欧盟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崔洪建10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5年前出现的极右翼崛起的势头在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进一步强化或固化。这表明欧洲政治的光谱进一步向右转已经成为一个态势,而不仅仅是一个趋势。预计未来5年内,欧洲政治将继续保守化和右倾化。

  崔洪建说,欧洲议会选举结果主要反映的是内部政治问题,不会立即直接影响对外政策,如对华政策。对中欧关系的影响,需要观察新一届欧盟机构的组成和领导人人选。相较于欧洲议会选举,今年年底的美国大选可能对中欧关系产生更直接甚至更大的影响。

  【环球时报驻法国、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于超凡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李萌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重 柳玉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