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每年新基金产品不断登场,但新基金却难以进入公募基金中的基金(FOF)的法眼。

  公募FOF披露的核心持仓显示,几乎所有的FOF买入的基金均是成立时间超过5年的老产品,而每年数量超过1000只的新基金则在持仓中难觅踪迹。FOF对新老基金投资态度的差异也反映在“一拖多”产品中:只买基金经理管理时间最长的老牌代表作,对待同一人所管的新产品则较为慎重。

  多位公募人士认为,FOF选基注重历史业绩数据和长期持仓风格的稳定性,并根据产品的成立时间和基金经理管理产品的时间筛选可投资的基金,这使得缺乏历史数据的新基金难以进入持仓。

  FOF选基

  买老不买新

  在公募基金产品数量突破1.1万只的背景下,选基的需求也催生了公募FOF的进一步发展。作为专业“投基”选手的公募FOF却在“挑三拣四”之际对产品的新老特点有着明确的区分,每年多达1000只的新发基金几乎不被公募FOF所接受。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中期业绩排名前五的公募FOF,在选择前十大重仓基时,所选产品均为成立时间超过5年的老产品。以建信优享进取FOF为例,所挑选的前十大重仓基,绝大部分为成立时间7年及以上的老产品,截至今年3月末的第一大重仓基为南方基金旗下的南方申万有色金属ETF,成立年限为7年;第二大重仓基为汇添富基金旗下的汇添富全球互联基金,该产品成立年限也为7年;第五大重仓基为景顺长城策略精选基金,该产品已成立11年;第九大重仓基为诺安基金旗下的诺安先进制造基金,成立年限为9年。

  “我们在初步筛选可投资的基金产品时,根据成立年限、基金经理管理年限和规模大小等维度筛选出能够纳入考察视野的基金。”诺德惠享稳健FOF基金经理郑源说,选基最核心的是基于基金评价的分析,一般将分为三个方面:第一是业绩分析,主要是将基金的历史业绩进行比较。除了简单的收益率之外,还包括风险以及风险调整之后的收益情况等;第二是风格分析,关注基金的投资风格,即偏向价值型、成长型还是均衡型等,这类分析一般通过标准的回归模型进行处理;第三是能力分析,这部分又分为三个方面,首先是选股能力,其次是行业配置能力,最后是择时能力。

  “兄弟”产品也分年限

  即便是尽量照顾自家“兄弟”产品的公募FOF,也很少涉及新基金。

  以今年业绩排名市场前列的一只大型公募FOF为例,其前十大重仓基中有多达8只为自己公司的产品,但这些产品也几乎都是成立时间超过5年的老基金,尽管这只FOF所隶属的大型公募今年以来推出了多只新基金,但在基于历史数据的基本逻辑下,这些新基金没能成为FOF重点照顾的对象。因此,FOF在全市场挑选基金时,显然更不会倾向于买入其他基金公司的新发基金、次新基金。

  平安基金一位FOF投资人士也认为,FOF最关注的选基策略就是一只基金产品的历史业绩、历史投资策略、历史持仓风格的可观察与可研究,这也使得只有在市场中运营很多年且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产品,才更具吸引力和确定性。

  长城基金一位FOF基金经理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基金不会成为FOF的买入对象,因为FOF挑选基金的标准与逻辑是注重基金历史业绩数据,以及业绩背后所依赖的长期投资方法论,看投资策略是否自洽、稳定、清晰可懂,对方法论的执行程度以及基金经理在市场周期高点和低点的自律程度,而缺乏历史数据积累的新基金,在可研究的稳定性方面缺乏支撑。

  上述长城基金人士认为,在挑选基金产品时,相比年轻基金经理,经历过完整牛熊周期的基金经理,其投资方法论得到过市场的检验,其投资心态也会更成熟稳定,因此FOF更偏好那些拥有较长可验证历史的基金与基金经理。

  选“一拖多”产品

  更注重代表作

  此外,“一拖多”的老牌、明星基金经理所管的新基金,也同样难以入围公募FOF的重仓范围。

  不少明星基金经理都存在管理多只产品的情况,也被称为“一拖多”现象,其中往往既有老基金,也有次新基金。然而,对这种“一拖多”情况,公募FOF在挑选基金时也同样存在明显的区别。

  华南地区一只全市场业绩领先的公募FOF持仓显示,其买入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均为老牌基金经理“一拖多”产品中最老的基金。比如,该FOF选择嘉实基金旗下的资深基金经理谭丽旗下产品时,买入的嘉实新消费基金是谭丽所管理的多只产品中成立时间最早的一只,这只成立时间超过9年的老产品也是今年消费主题基金中少有的取得正收益的产品,在同类基金中业绩排名居于前列。

  此外,还有FOF在选择景顺长城总经理助理、明星基金经理余广所管理的产品时,选择了他所管理的一只有着13年历史的老基金,这只基金的长期业绩较为优秀。

  尽管“一拖多”产品并不一定都会有很大的业绩差别,但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老基金,往往比新基金更为稳健。记者注意到,在2022年的A股市场中,华南一位女性基金经理所管的两只医药主题基金之间的年度业绩差距达到37个百分点。Wind数据显示,该基金经理管理的一只约8亿元规模的医药主题基金,年度收益率为7%;与此同时,她管理的另一只规模约2亿元的医药主题基金产品年度收益率却亏损超30%。此外,在同一年的市场中,北方一位新能源基金经理所管的老产品取得了正收益,而其所管时间不长的新产品却出现超10%的亏损。

  “基金经理的老产品往往是代表作,背后的持有人群体是基金经理个人号召力的基本盘,涵盖对基金经理个人能力高度认可的稳定长期客户群,明星基金经理、老牌基金经理都有着持续打造个人代表作的考量因素,而这些代表作往往是运作时间很长、历史业绩数据已经被证明的老产品。相对而言,新基金背后客户群大多追风而来,这些持有人的稳定性不如老基金那么强。”华南地区一位基金人士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