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分析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长1.3%,低于此前普遍预期的增长1.6%,主要反映出消费者对商品的支出减少。

  此外,美联储褐皮书强调,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度和对进一步涨价的抵触情绪有所提高。在通胀方面,美国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第一季度环比增长3.3%,略低于之前的预估。

  哪些因素影响了消费者支出?近期经济数据将如何影响利率?我们邀请到牛津经济研究院美国经济学家Matthew Martin,就近期经济数据和宏观经济分享他的见解。

牛津经济研究院宏观经济学家Matthew Martin:预计美联储6月按兵不动 降息前仍需更多数据确认通胀走势  第1张

  消费者信心指数反弹令人意外

  南方财经:美国第一季度的消费者支出低于预期,但根据美国经济咨商会最新的调查,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在5月有所反弹,从97.5升至102,这是连续三个月下降之后首次反弹,你认为驱动消费者信心指数上升的因素是什么?

  Matthew Martin:消费者信心指数的上升有点令人意外,尤其是考虑到密歇根大学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指标在4月也出现了下降。消费者信心指数在今年年初一直有些低迷,主要是因为高通胀影响了消费者预算,另外劳动力市场走软也导致就业机会有所减少。4月,因油价格下跌和股票价格上涨,消费者受到影响。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更容易感受到这两项指标的变化,因此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往往会随之发生变化。但是,我们认为有一些因素可能使得消费者信心不会从现在开始大幅反弹,而是很可能趋向相对稳定。比如,人们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财务安全担忧在加剧。但与此同时,经济仍然强劲,劳动力市场仍然具有弹性,因此我们认为消费者信心状况变化可能不明显。

  南方财经:美联储褐皮书提到,消费者对价格越来越敏感并在某种程度上抵触进一步的价格上涨,你对近期通胀走势有何预期?

  Matthew Martin:当然,价格比我们今年年初预期的更加顽固和高涨。有人认为季节性因素在年初推高了价格,这种假设有一定的可信度。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住房价格一直处于高位,服务业通胀也是如此,这一点不容忽视。我要强调的是,通胀正在逐步下行,未来这方面还会有令人鼓舞的消息,主要是通过季节性因素体现出来,这些因素在年初推高了价格,但可能在年中和年末拖累价格。美国房屋租赁公司Zillow和Apartment List的租金价格指数显示,租金通胀已经连续12个月下降。我们认为通胀下行只是时间问题,直到在CPI和PCE指标中出现。最后,我们认为劳动力市场正在走向疲软,这将导致工资增速减缓,进而导致服务业通胀下降。因此,总体而言,我们确实认为通胀方面有令人鼓舞的消息。

  劳动力市场供需平衡正在改善

  南方财经:你刚才提到了就业问题。就业以轻微的速度增长,美国大多数地区报告的就业增幅仅为温和水平,你如何解释就业增长放缓?

  Matthew Martin:我们实际上认为,就业增长放缓的趋势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我们认为这实际上表明劳动力供需之间的平衡正在改善。在过去的两年里,企业无法填补它们的空缺职位,只能在有限的劳动力供应中竞争人力资源。随着最近招聘的放缓和空缺职位的减少,市场内人力资源供需平衡将变得更好。这会导致工资增速放缓,有助于美联储实现2%的总体目标。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没有看到裁员显著增加,失业率仍然相对较低,我们预计它会保持在这个水平。尽管随着全年就业形势继续放缓,失业率会略有上升,但应该只会略微超过4%,这在历史标准上仍然是低水平的,并且如果通胀刚好能配合,这可能仍然会被美联储视为一次软着陆。

  南方财经:你刚才提到就业可能会放缓,这是一种趋势。美联储褐皮书还指出,自4月初以来,美国经济以轻微或温和的速度增长。你会将这种增长视为稳定的迹象,还是对未来经济增长的担忧?

  Matthew Martin:我们不会将褐皮书中指出的经济放缓视为现在的担忧,也不会将第一季度的GDP报告估计的增长放缓视为担忧迹象。正如你提到的,该报告显示第一季度的GDP增长率约为1.3%。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增长放缓总是有可能的,因为去年出现了不可持续的增长水平。由于利率高企,这必然会对整体经济的需求产生影响,我们预计会出现增长放缓。然而,我们认为消费者作为整体经济的真正引擎,正处于良好状态,消费支出将确保经济增长保持强劲,我们对短期内出现衰退并不担心。

  然而,经济不是没有风险的。我们想要强调的一个领域肯定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他们开始显示出一些财务困境的迹象。这些家庭很可能已经用完了他们在疫情期间积累的超额储蓄,他们也不太可能从更高的股票价格和更高的房价中受益。因此,如果劳动力市场放缓,或者通胀保持不变,这可能会让这些家庭陷入困境。不过,他们只占消费支出的一小部分,在整体GDP中所占比例更小,他们的消费支出放缓不太可能让整体经济推入衰退,但这确实会成为一个警示信号。

  美联储6月会议料保持利率不变

  南方财经:美国第一季度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修正为年增长3.3%,略低于预期的3.4%,这个数字会对美联储6月份的货币政策决定产生什么影响?因为这是美联储首选的指标之一。

  Matthew Martin:我们认为这是个好消息,本季度末价格略有下降,4月价格也略有下降。这当然是好兆头。然而,美联储官员重申,他们需要进一步确信通胀正在持续向2%的目标迈进。目前,我们还没有获得足够多的关于通货膨胀的良好数据,无法真正确信通胀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如果我们看到的结果类似于最近发布的4月报告,即总体通胀率为0.3%,核心通胀率为0.2%,这些结果可能会被归类为良好的通胀数据,我们认为这将有助于美联储开始降息的决定。

  我们认为6月会议上利率很可能会保持不变。我们认为关注他们在会议上的沟通和言论很重要,他们不会谈论潜在的加息,但我们认为他们的语气会相对鹰派,并重申他们将根据数据来考虑未来的降息。

  南方财经:从2024年上半年到现在为止,美联储没有降息。根据2024年上半年公布的经济数据,你认为美联储在2024年下半年的货币决策会是什么样的轨迹?

  Matthew Martin:我们认为他们会非常谨慎。尽管年初增长略有放缓,但经济仍然非常强劲,劳动力市场仍然保持弹性。有了上述两个数据,美联储在降息时可以非常谨慎。如果经济开始真正下滑或劳动力市场开始疲软,情况就会有所不同,他们可能会更仔细地考虑降息。由于这两个数据都很健康,他们会非常谨慎地采取降息措施。我们认为,他们可能需要连续几个月看到良好的通胀数据,才可能让他们在9月左右降息,至少在我们看来是这样。显然,需要很多事情同时发生才能实现这一点。我们认为,未来通胀将下降,这将使美联储能够在9月左右开始降息。

  南方财经:那么,你预计2024年下半年会降息几次?

  Matthew Martin:我们认为可能会降息两次,一次在9月,一次在12月,并且降息次数可能更少,比如会在12月晚些时候有一次,甚至推迟到明年。同样,美联储会非常谨慎,他们不希望通胀从现在开始重新加速,所以他们不会过早松开刹车。

  南方财经:除了通胀数据,你还会密切关注哪些其他关键指标?

  Matthew Martin:我认为最重要的指标之一可能是房地产市场。住房成本占消费者总预算的很大一部分,不断上涨的房价确实在影响消费者的预算。因此,我们将关注更高的利率是否真的对房地产市场造成压力,并导致该市场价格增长放缓。如果是这样,那将非常有利于美联储的目标。

  我们还将关注劳动力市场的统计数据,例如离职率。离职率是未来几个月工资增长走向的一个很好的指标,目前它指向工资增长放缓,这也有利于降息的决定。最后,我们将关注消费者的状况及其资产负债表的健康状况。这些是驱动经济的真正引擎,如果他们开始放缓支出,这将对更广泛的经济产生影响。同样,目前我们认为情况并非如此,这些数据表现稳定。但我们肯定会关注数据中是否有任何的警告信号。